沈岑欢

trust you/喻队生贺喻黄向。

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你的爱人,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当时你正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飘着小雪的清晨,还是被热浪炙烤的黄昏,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群,他一一的走过他们,走向你。他一定会怀着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走到你的身边,抓紧你。他会迫不及待地走到你的身边,如果他年轻,那他一定会像顽劣的孩童霸占着自己的玩具不肯与人分享般地拥抱你。如果他已经不再年轻,那他一定会像披荆斩棘归来的猎人,在你身旁燃起篝火,然后拥抱着你疲惫而放心地睡去。他一定会找到你。你要等。
                                ———郭敬明.小时代
天空是澄澈的湛蓝,午后温和的阳光气息蘸着红茶醇厚的气息和沁人心脾的香气。
喻文州拉开卧室的蕾丝边白色窗帘,慵懒的金色阳光透过薄薄的一层玻璃在木质地板上洒落细碎的光芒。
也星星点点的落在了他的几绺墨发上,修长的身影被镀上了一层金边。

喻文州坐在书桌前,笔挺而长的双腿被黑色的西裤包裹着,交叠着。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在光芒的映衬下似乎没有往常那么苍白,摩挲着粗糙的页面,又翻开下一页,目光淡淡扫过书页上印的每一行黑色的文字,又看得格外认真,深邃如潭水的黑眸也亮了起来,碎光洒在轻颤的眼睫上,唇角轻勾起一个合适的弧度,柔和的光勾勒出他完美的侧脸,偏头瞥了眼窗外的景色,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很美,很干净纯粹的蓝,午后的海面很平静,偶尔能听见微微的波涛声。
这是他来到这个岛屿的第三天。
恍惚间眼前又浮现了那人如同四月暖阳般和煦的笑容,和元气满满的声音。
阖上眼揉了揉眉心,颌首继续翻阅着书籍。指尖停留在了一个句子下。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喻文州轻声地,缓缓地读出了这个句子,温和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听起来十分醉人。仿佛在哪个热浪炽烤的夏日,闷热的教室里,女教师用对待恋人一般温柔的语气,像蘸了蜜。捧着书本走过每个走道轻轻的念着。
耳畔又响起人喋喋不休的话语,那清亮的嗓音是自己最为熟悉的,或许整个部的人多多少少都觉得黄少天十分烦人。
就连喻文州自己也这么想过,但这个想法在他们在一起之后就已经不再出现。
喻文州反倒很喜欢看着人带着自信洋溢的表情滔滔不绝。说得口干舌燥,自己递给他一杯水又猝不及防的被水呛得满脸通红的过来索吻。是的,很诱人。现在黄少天早已不在自己身边,却有些不习惯没有他在自己耳边唠嗑的日子。
出版社联系了编辑部,给自己换了个新的编辑,叫江波涛。据说那个人有读心术?不过自己也不是那种会找理由拖稿的人。

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起的那段日子过得很幸福,也很平淡。两个人由于工作的原因有很多机会待在一起,但是黄少天不会成天腻着喻文州撒娇,该工作的时候还是要工作。每次喻文州写完一段文字都喜欢给黄少天看看,然后看着他读着读着就瞬间染上红晕的脸,嘟囔着文州大招不能这么轻易放啊。他们两个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是禁欲。只是对肢体的亲密接触这方面有些…冷淡?在一起三年时间顶多就是接吻,偶尔帮对方解决一下发.情的问题。也没有过多亲热的举动,至于他们俩在一起的事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事,众人对这件事的反应也不是很大,闹过一段时间也渐渐接受了。每当有人问喻文州他们两个有没有那个那个的时候,喻文州总是格外冷静的对着人露出一个标准的礼貌性微笑,用一种近乎调皮的口吻给人一个不够标准的答案
“你猜。”或许大部分人都会想到那方面然后面红耳赤的走开。

喻文州见到黄少天了,那是他在这个岛上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
那天清晨,喻文州是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他蹙眉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眉目间流露出些许惊讶。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滑动了接听键。
“少天…?”有些不确定的用询问的语气唤着对方的名字。
“文州...我来找你了”但是当喻文州听到手机那头的人声音带着哽咽的哭腔,最后一丝的犹豫也被扼杀了。
“你在哪?”
喻文州和黄少天这次见面是在海边,两人都穿了平日里对方最熟悉的便服,这或许就是恋人之间的默契。黄少天拉着个行李箱握着手机的手还没放下,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喻文州有些愣神
“文州…我真的好想你啊”黄少天的眼角泛红,眼眶里打转儿的眼泪已经摇摇欲坠,很快的,温热的透明液体顺着他的脸颊滑下。喻文州抬手轻轻拭去人的眼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里却是满满的宠溺和温柔。
“少天,我也想你了。”下一秒,黄少天落入了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贪婪的嗅着久违的人身上的香味。比古龙香水还要浓一点,却很好闻的一种清香气息。
“好了少天,一切都结束了。”
“我相信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爱是, 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圣经]
时光匆匆流转,岁月波折,路途崎岖,旧人离去。而我会停留,只为在汹涌的人潮中找到你。
—ted—

伞修伞/伪叶周 话孤坟

伞修/话孤坟。
你的爱与思念伴随着他的冰冷的身躯进入坟墓而永久沉眠。
一.故人
十二月底,苏黎世直线下降的气温似乎丝毫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比以往逐渐冷清了很多的街道如今的行人已经寥寥无几。
叶修提着甜品从蛋糕店出来的时候算是彻底尝到了冷热交替的滋味。
呼出一口白茫茫的雾来
又突然被吹来的寒风冻的一哆嗦,赶紧把羽绒大衣又裹紧了些,头深深的埋进有些毛茸茸的围巾里,双手插袋。
摸了摸口袋想掏出包烟和打火机出来,兜里的票根却掉出来了。
想着不过是张蛋糕店的票根没什么用也没打算去捡的意思,骨节分明白皙的手似乎被冻的有些微微的红,点烟的动作也有些不利索。
烟草的劲儿一冲脑子,叶修觉得他不能再清醒了,被呛得咳了几声,眼角都开始泛红。
不远处的年轻人似乎是好心弯下腰去捡了自己掉落的票根,正当那人缓缓抬头的时候两个人的表情都僵在了脸上。

周泽楷从来没想过,他苦苦找了三年的人如今就站在他面前,穿着一件有些肥大的羽绒服围着一条品位有些低俗的围巾。
第一次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在他帅气俊朗的脸上很有致命杀伤力,尽管是很平淡短暂的,周泽楷的常服很有翩翩公子和绅士的味道,披着一件长款的黑色风衣更好的衬托出了他本身的气场,棕色的围巾却又给这个大男孩平添了几分温和的气质。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良久。
周泽楷的脸不知是被冻的还是其他的原因,染上了极其羞涩淡淡的红晕。
眼睫微微垂着,蒙上了些许阴影,似乎有意遮掩深邃灰眸的晦暗不明,和内心复杂的情绪。
开口是很温吞的声线
“前辈..好久不见。”
叶修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手一抖,甜品差点就被糟蹋了,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掐了手中的烟,一脚碾碎火星。
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好久不见啊小周,最近混的怎么样?”
“好..前辈?”
“我?我自从退役后就没找到工作,之前来这个地方觉得不错就在这租了栋公寓。”
“听说我走之后你上了军校,被人誉为第二个枪王?看来你很有潜力啊,这次是来度假的?”多年不见故人的叶修一和周泽楷见面话就多了起来,甚至怀疑自己是被喻文州那个话唠编辑黄少天附体了。
而小周的反应始终都是很平淡的,短短的几个字应着。
“不...定居。”周泽楷看向叶修的眼神也是波澜不惊的,还有些许少年的温柔和澄澈,让人猜不透情绪。
当初进军校就是疯狂的寻找面前这个人,这个被誉为警界传奇的叶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本能的,他觉得这个人知道很多,经历过很多,或许也带着点仰慕的情绪,不过周泽楷并不认为自己无法超越他,他要证明,他也能担得起传奇第一人这个称号。
他其实还有很多疑问要问叶修,比如,当初他和叶修最好的搭档,那时候的枪王,一起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时候。
他为什么,选择救他?
他一直觉得叶修和苏沐秋的关系绝对不止是搭档那么简单。
当然,现在这一切的答案,叶修就站在他面前。
叶修没有说什么,只是含笑看着周泽楷望着地板发呆。
周泽楷缓过神才匆匆忙忙说了声道歉。
噗,真是可爱..叶修这么想。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又点了一根烟,夹着烟轻抵在唇间吸了一口,尼古丁的气味直冲鼻腔,不过都已经习惯了。
周泽楷有些不适应扑鼻而来的烟味,就算被冷空气搅的有些浑浊了,还是下意识的皱眉。
叶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抱歉,又掐灭了最后一支烟,然后掏出口袋里空荡荡的烟盒
他看向周泽楷,眼神有些茫然,又似乎能看穿他心中所想一样,笑着,认定了自己的想法一般,又分明有些苦涩。
“你不是想问我,关于沐秋的事?”
叶修抬头望着雾蒙蒙的天空有些失神
“其实当初我并没有作出选择,你和他是不一样的,我无法在一个无辜卷进案件的人和沐秋之间作出选择。”
“我对歹徒开枪了,可是他们那边的人狡猾的很,拿着沐秋挡子弹,之后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沐秋..苏沐秋。周泽楷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不仅在叶修的口中出现过,当初刚进军校的时候还听人议论过。
有惋惜的声音
“啧啧啧,一代枪神苏沐秋就这么没落了,真是可惜。”
有幸灾乐祸的声音
“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当初他们多风光啊,架子摆的多大似的,现在死了一个了。”
周泽楷心里也有点为这位姓苏的前辈愤愤不平,如果是叶修在的话,会不会直接跟这些人打起来。他这么想
但是他不善于表达,只能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情绪,脸憋的有些红。
“好了,大冬天的故友重逢总不能站马路上吧,去我家坐坐?”最后还是叶修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好。”
周泽楷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无意间瞥见有个雪白的小棉花一样的东西落在自己的鞋面上,望向天空,纷纷扬扬雪花就毫无征兆的飘了下来。
“噗嗤..”
周泽楷看着身旁突然笑出声来的叶修有些不明所以。
下一秒,他温暖的手就覆在了自己头上,揉了揉,似乎试图把落在上面的雪花扫掉。
叶修发现周泽楷的脸比之前更红了,还以为是被冻的,解下自己的围巾给人围上,还刻意站远了看,满意的摸了摸下巴。
嗯,双层围巾...看起来像只仓鼠。
二.十里春风,不如你。
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可以穿越时空,将所有的遗憾与眼泪化成力量拥抱你。
就算你的双手会刺痛我的灵魂,我也想给你一个吻。时光匆匆流转,岁月波折,路途崎岖,旧人离去。而我会停留,只为在汹涌的人潮中找到你。不要悲伤我的离去,我的灵魂依然会留在你身边陪伴你。
唯有我一心一意,披挂一身春风微笑而来,春水初生,春树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叶修遇见苏沐秋或许是个偶然
那年他离家出走,无处可去,独自漂泊
蹲在一间笑网吧门口吧嗒吧嗒抽了根烟,然后他看见一双棕色的鞋,顺着目光看上去,一个长相清秀的大男孩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嘴里衔着的烟,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他向自己讨了根烟,也学着有模有样的倚着墙吞云吐雾,然后,被呛得直咳嗽。
眼角都被熏出了泪花

没了。

叶喻。柠檬

喻文州今天转发了一条微博。 评论和点击量蹭蹭的涨到了几千,截至晚上七点已经破万。内容很简单,短短一句话,还有一张图。 “转发这杯有毒的柠檬水,你心里想的人会来找你。” 在这条微博发出不到两分钟底下的评论区就炸开了锅。 黄少天的回复一如既往的差点霸占了整个板块。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队长我没看错吧你转这条微博是怎么回事啊喂你有喜欢的人了也不告诉我们啊太不厚道了!!!!!说起来那个妹子长得怎么样啊,性格好吗,最重要的是对队长你好吗。” “队长这是要脱团?压力山大啊。” “…喻队这是终于想通了?” 当然,也不泛喻文州的痴汉粉们的哀嚎。 …………… 兴欣网吧内。 显示器的微光映着叶修有些虚胖的脸,唇角轻轻的勾起 熟捻的移动滑鼠按下鼠标键。修长白皙的手指夹起衔在嘴边的烟,阖眼呼出一口白茫茫的烟雾来,笼住了脸看不出多少表情。一把将烟头的最后一丝火星碾碎,十分放松的往后靠在椅背上,兴致大起的转了个圈。 G市机票get✓ 叶修到了机场才匆匆给喻文州打了通电话。 喻文州接到电话的时候挺惊讶的,然而他倒是很快平复了情绪。放下手头的训练就叫了俩出租车赶去机场。 叶修依然是那一身便服,围着一条有些土气的灰色大围巾。 喻文州倒是有点庆幸他没穿着拖鞋直接来了,随即他也注意到了叶修手里提的一个袋子,里面是两杯柠檬水。 他习惯性的挑眉,看向叶修,双手抱臂倚着一根柱子就这么站着。 叶修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笑了。 “给你带的,柠檬水。” 喻文州有些无奈,他分明看到了叶修眼里一闪而过的狡黠。 “看来…微博那杯柠檬水是真的有毒?” 叶修走过来,喻文州很自然的顺手接过了那个袋子。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轻轻拉住了叶修的手腕。 叶修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没有说话 但是当叶修看到喻文州抿唇轻笑,淡淡的一缕晨光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脸庞至脖颈的完美轮廓。 那一刻叶修差点以为自己爱上了他,不过事实也是如此 。


没了,写不出来了。


[西方玄幻abo]黎明.1

在光明还未降临大地的时候,世间还是一片混沌与黑暗,绝望与死亡的气息无处不在,在这片千百年来只是沉默的土地上,还存在着,比黑暗和死亡更让人恐惧的种族,他们嗜血如命。恐惧唤起了一部分人类的本能,兽性的掠夺和杀害,他们是那些怪物的天敌,被称为“吸血鬼猎人”

当黎明终于到来时,女神雅典娜将这个世界一分为二。

将人类与吸血鬼隔离在两个时空

极昼与永夜。

人类生存的极昼岛上,临近地狱边境的那一片岛屿

坐落着一座以军事基地的名义建筑的隔离区。

被外界的人们叫做监狱。

事实上,它就是一个无形的监狱,弥漫着死亡气息的监狱,一但踏进这片土地,你在这世间存在过的痕迹会被彻底的抹掉,除了这片岛上的人民,没有人知道你是谁。

这座岛上关押着的大部分是接近死亡的重刑犯,也有一部分是跨越时空来自永夜岛的罪人,这些吸血鬼要么是被永夜岛所抛弃,要么是擅自闯过结界的无知者。

女神雅典娜曾下过十条戒律。

第一条便是严令禁止吸血鬼踏进人类的土地。

所以在永夜岛,更让他们绝望的不是死亡,是军事基地里隐藏着的那些化学实验仪器。

——

高跟皮靴踏过冰冷地面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牢狱里回响

笼子里的青年一丝不挂,遍体鳞伤,他的双手双脚被铁链拷着,全身上下几乎遍布着暧昧的齿印。身边是凌乱不堪的衣衫,他的脸笼罩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身穿军装的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唇边挂着讥讽不屑的笑容,男人半蹲着,食指轻轻挑起他的下颌逼迫他与自己对视。

男人阖上眼,似乎有意的嗅空气中那甜腻的香味

男人英眉一挑,笑意渐浓,凑近他,声音低沉磁性

“宝贝儿..你知道么”

“你现在,就像一座移动的春药库”

“如果我把持不住,我可能会在这里上了你。”


向日葵与失车菊。

*温馨三十题其一

*文笔渣偏口语化

*卡文了

*卡文了

*卡文了


沈澈觉得医院里那抹白色异常的刺眼,前脚踏入病房,药水味刺激着神经有些昏昏沉沉。

那人坐在轮椅上,怀里抱着一盆失车菊。

风卷起白色的薄纱帘隐着他的身影。

“你来了?”

沈澈走过去把窗户的缝隙开的更大了些,直到清新空气驱逐那些刺鼻药水味为止。

轮椅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后双臂搂着他的腰,下颌轻轻靠在他的右肩,附在他耳边吐着温热的气息。

一如既往的温柔口吻。

“我四个月后有场手术,医生说成功率很低。”人说话时语气的平淡和温和差点让沈澈以为生病的不是他而是无关紧要的其他人。

他以为沈澈会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一跳。

然而并没有在意料之中的,沈澈只是微微叹了口气,将他缠在腰上的双臂拿开。视线移向了刚刚摆在床头的那盆失车菊。

还没有开花

“你好像很喜欢我送你的这盆花”

“它开花的时候,我的手术应该结束了”

——

在医院逗留的时间并没有太长,走出医院时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天色。

薄暮黄昏

沈澈将领口又往上拉了些,踩着簌簌的积雪拐进了附近新开的咖啡厅。

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熟络的从针织外套的口袋摸出mp4和新型的小型耳机。

窗外的雪好像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咖啡厅里隐隐飘来蛋糕的甜香味,橘黄色灯光又平添了几分温馨。

[铃儿叮咚响]的旋律还在店内回响着。呵着热气在玻璃上蒙上了一层白雾,他单手撑着下颌指尖划出歪歪扭扭的字样。

沈澈提着装着摩卡咖啡的包装袋走进转角的书店,抬眼看了牌匾上烫金的英文「 Ferlan 」唇角微微弯起弹弹身上的雪。

挂在门口的小风铃响了,惊动了柜台前女孩怀里的猫,女孩安抚的顺了顺猫儿洁白的毛,抬头朝沈澈笑了笑。

店里开着暖气,如同被温暖包裹着一样舒适,沈澈不经意见瞥见了窗台上的一株向日葵。不免有些疑惑,现在可是冬季,向日葵的花期一般在春季或者夏季,而这柱向日葵怎么会在冬天开花?

窗子拉开了一丝缝隙,晨光不偏不倚的照在了花上。


【盗笔】十年。

盗墓笔记#8.17吾王归来

十年长白,静候灵归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

——

解雨臣家的大院里有一方池塘,池里的水清澈见底,偶尔能瞧见几只锦鲤在水中嬉闹着,池边的秋海棠树飘下几片花瓣,惊扰了平静的池面,泛起了波光。

解雨臣左脚刚跨过里屋的门槛,抬头望了已经开始泛黄的天色,又瞥见院里早已开花的秋海棠树,唇角微微弯起。

“这会儿,吴邪该到二道白河了吧"

“没想到这么快,那哑巴张就要回来了”



车队很早就到二道白河了,只是上雪山费了些时间,即便是刚入秋,长白山的冷空气还是让人产生了高原反应。但吴邪对于高原反应已经有足够的免疫力。



吴邪再一次见到张起灵的时候,心情却没有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么激动,只是感觉心中有一块大石头落下了。

他还是没变。

吴邪这么看着张起灵,勉强的扯出了笑,他觉得,即便是笑,在他现在这张脸上也好看不到哪去。张起灵的身影似乎要与他身后巍峨神圣的茫茫雪山融为一体,成为一副完美的风景画。

只是,他看向吴邪的眼神,淡然如水,却又多了一丝茫然。吴邪见他没有要说话的一丝,摸了摸自己光滑的头,自嘲一般的笑道“闷油瓶,好久不见啊。”

——吴邪仍在,不见天真。

       他是唯一的闷油瓶,不是张起灵。

他果然,还是不记得自己了,现在这副样子,他认不出来也情有可原吧。

吴邪轻轻拉起衣袖,还能看见手臂上狰狞的几道伤疤。

那句,我们回家,终是没有说出口。

张起灵默默把这一切收在眼底,依旧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的生命太过漫长,他的使命太过沉重。

——张起灵,魂太重,命太轻。

吴邪随意选了个石头靠着坐下,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能够再见上这个人一面。

他掐掉了烟,扔在雪地上。

“小哥,我走了啊,你自己保重。”

一句玩笑话。

在他转身那一刻,身后的张起灵淡淡开口,那四个字,被山上的风,带到了吴邪的耳边。

——带我回家。


吴邪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大院里睡着了,他靠在铺着软塌的藤椅上,身边隔壁大婶家的小丫鬟似乎昏昏欲睡的为自己摇着蒲扇。

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看了眼天色。

正值薄暮黄昏,天边的夕阳留下最后一缕余晖。

吴邪感觉自己似乎又困了。

他缓缓的阖上了双眼

那最后一缕光映在他脸上。

他在笑,笑得无比幸福。

似乎在做一个美梦,在这个梦里,所有人都不曾离去,包括那个让他牵挂惦记了一生的人,但或许这个梦,真的永远不会再醒来。

tbc.


【沈岑欢】(喻黄)暖手

ww

全等:

你好这里沈岑欢。

莫名其妙的梗不过个人觉得挺萌的

于是就写成文了

算是黄少生贺?



今年的夏天要比往年要热,或许是因为没有那个人在耳边滔滔不绝的唠嗑。

喻文州起身将卧室的窗帘拉开,微弱的阳光透过玻璃撒在了床头柜的手机屏幕上,一阵轻微的震动和提示音。

还有黄少天照片的手机锁屏。

喻文州看了看了看来电显示,轻笑了一声,按下了接听键。

“少天……?”

“哎队长一个月不见我有没有想我啊我跟你说啊我老家这儿热死了简直就是个大火炉比你那边要热多了啊,队长你明年过来我这过假期吧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喻文州听着手机里元气满满的声音,脑子里又浮现了黄少天阳光灿烂的笑脸。

唇角在不经意间勾起

“我也想你了,少天。”

_

喻文州第二天就订了前往G市的机票

原因是,他要帮黄少天过生日。

他下了飞机后轻松拖着行李箱才不慌不忙的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

“哎哎队长你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啊,你等着我马上去接你”

他听着电话那头人抱怨的嘟囔着却又十分兴奋的语气,心情莫名其妙的好起来了,一直延续到他看见黄少穿着皮卡丘的卡通T恤衫和松松垮垮的家居裤朝他招手的时候,他强忍着笑意才没有不顾形象的笑出声来。

-

黄少天的父母很热情的把喻文州留在家里吃了一顿饭

喻文州的彬彬有礼也让黄少天的父母很是满意。

吃过饭后,黄少天把喻文州扯到了附近一家公园散步。

黄少天也是第一次,小心翼翼的牵上了喻文州的手。

“队长,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我帮你暖手吧。”

喻文州偏头看了黄少天的脸红的跟熟柿子一样,不禁轻笑了一声。

“好啊,少天。”

黄少天捂了捂喻文州的手,然后轻轻托起来,放到他嘴边一口一口的呼着热气。

“可是现在是夏天啊,少天。”

“那队长你想要怎么样?要不我给你冷手?”

喻文州笑而不语,凑近黄少天微微一俯身,在他额头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

对着黄少天做了一个口型。

黄少天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了。

                                               ——我想要你啊,少天。

-

“少天,把眼睛闭上。”

黄少天乖乖的闭上了眼,只觉得脖颈处一凉,好像有什么轻轻的缠住了。

睁开眼发现胸前一个吊坠晃动着

“冰雨的吊坠?!”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然后他又看见了喻文州的——灭神的诅咒模型的吊坠。

“队长队长我好开心你突然送这个给我,今天是什么特殊都日子吗……”

喻文州温柔的看着黄少天的眼神又多了点缱绻,食指抵在唇间

“嘘——少天,生日快乐。”

———————————————end————————————————